音乐人代岳东定位打造影视剧《将夜》插曲

对于音乐人而言,作品就是最可靠的“名片”。这说的是,名号、

这就是涉及微观层面的设计,词曲以及编曲都有清晰的设计感,以打造正式歌曲的手法来打造插曲,保证每个环节都绝对专业。比如为保证《心形宇宙》兼具古韵跟现实的气息,歌曲在编曲方面主要通过弦乐来烘托出宏伟史诗般的氛围,同时子营造现实方面,钢琴、吉他的部分承担起构建当代感的任务。《夜将至》通过编曲设计实现中古今层次的交叉存在,由此来适配李玉刚老师整合戏曲、歌剧、流行等多种方式的Fusion(融合)演唱模式。

《悠悠岁月》则强调Folk气质,由此来营造“悠悠岁月”的氛围。《真心》的手法则是在Folk的味道加入了Urban的质感,所以,这首歌曲具备强烈的大都会味道。《蝴蝶之夏》对于元素进行了整合,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Indie-pop、Easy listening、Folk等等,音乐层面这首歌曲呈现足够的Fusion味道。丰富元素交织,构建出充满想象力的空间。

可以看出,无论是内容层面还是音乐层面,代岳东都在扣题的基底上进行了充分的拓展。最终在其把控下,这五首插曲都成为“精而美”的音乐作品。

所谓“精”,就是精致、精简、精准。这三个关键词是对几首插曲的完美诠释,它们共同遵循精简的创作思路,用简单有效的方式去表达一个相对复杂的主题。

在保持独到创作理念的同时,相对包容另一种可能。旋律简单有效,歌词干脆有张力,编曲倍求直观精炼。

精简最终诉求的是精准,能够最准确进行表达。创作方面,以近乎于歌谣式朗朗上口的旋律进行创作,每首歌曲都具备哼唱的功效。这保证了插曲“入耳入心”的能力。歌词创作中更是讲符号的表达作用发挥到极致,《悠悠岁月》中的“拈一朵桃花”以及“饮一杯浊酒”,《蝴蝶之夏》里的“蝴蝶”,诸如此类都是在动用符号进行高效精准的表达。

所谓“美”,就是美好,每首歌曲都能出发美好的体验,且每首歌曲的美好都各自不同。《心形宇宙》里有在宇宙语境中感受爱情的美好,《夜将至》是身处江湖的快意美好,《悠悠岁月》是跟岁月为伴恬静的美好,《真心》里是执着追爱坚定的美好,《蝴蝶之夏》则是将爱情埋在心底克制的美好。

创造“美”跟技术有关,但并不局限于技术。很多音乐人容易落入到技术的怪圈里,即机械性地使用技术。我始终觉得机械式的技术只会使音乐越来越冰冷。代岳东不同,他成功规避这种怪圈,或者讲,他从一开始认知技术就是正确的。所以,由他负责把关的作品才会生长出美好。认知层面的正念帮助他在打造作品时能够寻找到正确的方式。这个世界不缺幻觉,甚至到处是美化过的幻觉。而作为真实的人,应该具备在混沌中清醒,在快乐中淡然,在幻觉中认清现实的本能,从这角度来讲,我甚至认为应当感谢代岳东。

因为,他通过打造的五首插曲在输出“美”的同时还帮助我们保持清醒、淡然,以及认清现实。《心形宇宙》让我们对爱保持纯粹,《悠悠岁月》让我们跟享受慢生活,《真心》里是最直观的勇敢去追爱的思想,《蝴蝶之下》则是在讲述真正好的感情都是讲求克制的。

在《夜将至》里甚至还存在哲思,歌词中蕴藏着对于宿命的解读,世事繁复,个体的命运到底如何?有相遇就有离别,有欲求就有失去,在诸如时代跟命运这般更大的命题面前,个体永远显得渺小。

所以,由资深娱乐策划人刘晓洪负责企划,乐动时代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发行的《将夜》相关的五首插曲,《心形宇宙》、《夜将至》、《悠悠岁月》、《真心》、《蝴蝶之夏》除却具备常规意义上的赏听特质,最终产生出更重要的意义:通过音乐成为更好的人,其中包括自我认知、关系修复、世界善美。这对于剧作插曲来讲,已经算是超额完成任务。

从这角度来讲,代岳东所关注的其实是基于音乐层面的有价值的创作,以及,有营养的交流。即,让创作产生意义,让音乐搭建起了解剧作、认知自我的有效途径。

首页社会